点击收藏全讯网
资产证券化“锁死”6.5亿元电费收入 凯迪生态8家电厂缺料停
2018-05-12 来源: 】 浏览:次 评论:0

 凯迪生态(000939.SZ)资金链危机愈演愈烈。

继爆出涉资6.98亿元的“11凯迪MTN1”中期票据构成实质性违约后,凯迪生态5月11日公告称,截至5月9日,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此前从募集资金账户转出、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约15亿元无法按期归还至募集资金专户。

公司现金流或已进入“山穷水尽”的境地。对此,凯迪生态方面解释称:“公司在建工程较多、回款较慢,市场资金状况差,叠加2018年到期债务多的背景下,目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有息负债余额较大,故公司无法在期限内筹集资金并按时向监管专户内归还资金。”

不仅如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获得的独家信息显示,受流动资金短缺影响,凯迪生态旗下位于隆回、松滋、南陵、江陵、谷城、赤壁、崇阳、来凤等地的8家生物质发电厂因缺料已全部处于停产状态。

5月11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凯迪生态高级管理人员告诉记者,5月5日爆出中期票据不能兑付的消息以来,凯迪生态本部已基本丧失了再融资能力,受此牵连部分运营电厂陷入资金困境,目前已剩下不足10家生物质发电厂还在正常运营。

8家电厂“无米下锅”

凯迪生态是一家以生物质发电为主营业务,兼顾风电、水电的清洁能源平台型公司,同时从事海外EPC电厂分包、开发建设林业资产等业务。公司2017年半年报显示,生物质发电业务正处于快速增长阶段,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5.58%,为公司最主要的主营业务。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运营生物质电厂为42家,累计装机容量1242MW,总发电量25.79亿千瓦时,售电量23.13亿千瓦时。其中,2017年上半年公司新增4家生物质电厂,新增装机容量120WM。

上述8家生物质发电厂是凯迪生态旗下的优质资产,本身并不缺钱,缘何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无米下锅”被迫停产的困境?这还得从两年前公司与券商机构签署的ABS(资产证券化)协议说起。

根据凯迪生态提供的资料显示,2015年6月和11月,公司为解决凯迪生物质产业生产经营发展面临的资金困境,与平安证券和恒泰证券分别签订了涉资6亿元和12亿元的《上网收费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监管协议》(以下简称“《监管协议》”),涉及电厂为隆回、松滋、南陵以及江陵、谷城、赤壁、崇阳、来凤等凯迪生态旗下电厂资产。

凯迪生态此前发布的公告显示,2015年6月凯迪生态(原武汉凯迪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启动发电上网收费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基础资产来源于其子公司隆回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南陵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松滋市凯迪阳光生物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未来五年的发电上网收费权;同年11月,凯迪生态以同样方式将其子公司崇阳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来凤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江陵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赤壁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和谷城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未来特定期间的电力上网收费权列入资产支持专项计划。

凯迪生态这个看似成功的融资方式,实际上潜藏着无限的危机。根据《监管协议》约定:“资产服务机构(即电厂)不可撤销的授权监管银行在专项计划存续期间内每一个现金流划转日按约定将监管账户中基础资产电费全部划转至专项计划账户”“监管账户在该期间的所有电费收入,在向专项计划账户全部划转前不得作其他任何用途”。

这两条看似合情合理的协议条款,正将电厂带入营运资金周转困难的死胡同。据业内人士介绍,一般一个30MW的生物质电厂,月发电量2000万千瓦时,电费收入近1200万元,但由于生物质发电是重资产运营,原料性投入比较大,占到了65%及以上,也就是说1200万元里面,至少要有800万元再支付才能保障次月发电生产正常。

现金流或已“山穷水尽”

记者从凯迪生态内部人士处了解到,2015年以来,上述8家电厂的电费基本每月都被监管账户锁死,只有在每年6月和8月份结期日扣划后才能释放部分余款。目前这些电厂在监管账户中的库存资金达到6.5亿元。

“一旦电费全部被锁死,那么次月的燃料投入、人员工资以及其他生产支出则需要外部资源支持,要么单位之间拆解,要么靠其他信用方式融资,才能保障ABS协议的顺利执行。”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电费被锁死,电厂又无法及时得到凯迪生态总部的输血补充营运资金,直接导致了部分电厂“断炊”而陷入停产困局。

面对因ABS业务锁定而无法使用的6.5亿元电费款,凯迪生态只能“望梅止渴”,无疑加剧了公司的资金链危机。“这实际上造成了一种‘双输局面’,公司无法及时获得资金还债,券商机构也动不了这笔钱。”凯迪生态董秘办负责人告诉记者,而且未来哪怕处置这笔资产,资产价值也会下降,最终只能两败俱伤。

广告
不仅如此,过高的应收账款也使得凯迪生态出现了账面盈利却无钱可用的客观局面。上述凯迪生态董秘办负责人此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公司在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名目下的应收补贴款就高达8.87亿元;公司ABS业务锁定而无法使用的电费款有6.55亿元,“一带一路”越南升龙项目欠公司的工程款还多达11亿元。

记者查阅凯迪生态2017年三季报发现,截至2017年9月31日,公司尚有货币资金29.35亿元,缘何现金流突然变得如此紧张?上述凯迪生态董秘办负责人解释称,这里边有很多是被锁定的电费收入等资金,“表面上看公司很有钱,但实际上很多不能用,也就是说公司是没钱的”。

据了解,面对接踵而至的中期票据违约、补充流动资金的募集资金无法按时归还、众多子公司陷入停产困境的难题,凯迪生态正在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拟剥离非生物质发电资产,后续公司将加快推进重大资产重组、项目融资、电费回款等方式筹措资金。

上述凯迪生态董秘办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在国家“去杠杆”大形势下,流动性收紧是大势所趋。危机既然已经爆发,在危机面前更需要债权人和债务人冷静下来,共同协商,寻找解决危机的办法和途径,共渡难关,化解风险。


Tags: 责任编辑: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 厂房就在家门口“三送”服务贴民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 资产证券化“锁死”6.5亿元电费收入
  • 厂房就在家门口“三送”服务贴民心
  • 新能源车产销资质大起底:僵尸企业
  • 通达三期工程主体厂房钢结构完成
  • 石狮通达三期工程完成近2万㎡主体厂
  • 热门文章

  • 亚太科技8万吨项目厂房主体基本完成
  • 丁淑芹:“卖厂房支撑家庭度危机”
  • 番禺 首次查封污染偷排企业
  • 机器人将成智慧工厂主力军
  • 厂房上空 升起一个巨大火球
  • 相关文章